砍树少侠

随手一写/很烂/神神叨叨/经常抽风/特别懒

深夜抽风

深夜抽风!
关于我自己
没写什么好玩意儿
随便看看啊随便坐坐来来来

我今天去看医生,哭得非常惨,哭掉了所有粉底,眼线晕到鼻子,比看金刚狼时要搞笑得多。但前方有灯,是摸黑走了这么久之后最亮的一次。

话讲起来矫情,从我生病,这灯亮过三回。我高中时和嘟嘟讲,她是我的一道光,这话当时是玩笑着撒娇,到现在却救了我的命。我上一次圣诞节回国时丧得透顶,下了飞机她和徐布布一人给我发了条信息问我到没到家,轻飘飘的文字轰然瓦解我的绝望,我当时头一回觉得自己摸黑走的路上有一盏亮着的灯。

我找了医生开了药,以为自己能扛过去,然而我的问题远比我想象得,或者说是我和医生讲得要严重。三月底回家的时候我下了飞机扑在妈妈身上和她抱头痛哭,...

2017-05-09

#深夜抽风/片段
#我偷懒了!又用了同一种形容词,我检讨

他们在木星环外停下,架设第一个外太阳系基地。
只有八个人,八个脆弱的,被薄薄一层特殊材料隔离在死亡之外的八个人。而任务,如同来时那五百多地球日的路一般孤独而漫长。
勇利经常只是靠在监视器前,在规律的电波声中看着舷窗外闪过的阳光与旋转的重力维持系统。
他们走过的路如雪山上朝圣者踏出的路径,狭窄而孤绝。他们面前横亘着庞大而无边如面前木星的未知与险境,背后是针尖大小,黯淡而几不可见的故乡。
他听着耳机中的指示规律作业,偶尔在茫茫太空中回头望去,他毕生的爱与恨,泪与笑,期望与祝福,都凝聚在那闪烁的一点上。
爱或许无用,但此刻如氢之于朱庇特,为他在无方位的太空...

2017-03-09

顺手写了个文评,论文一稿可算码完啦,收工睡觉

黎曼的猫:


老说我有敏感词,真要命


偷偷艾特一下 @白焰之死 (咦大号好像艾特不上)

2017-02-21

#深夜抽风/上次的梦

他做了一个梦,孤绝而疯狂。
他摸索了一下,打开了灯,冰冷的现实打下来,灯光模糊了梦的轮廓,他在灯下忘记了梦中的绝望。
“怎么了亲爱的?”梦中他为之死去的爱人就在身旁。
他觉得很难过。
维克托听完他的讲述,关上灯。
“人的意志在梦中总是自由的。”

2017-02-17

#日常发病产物

他们面前横亘着漫长复杂的人生和缠绕一生的伤痛血泪,无力感清晰而永恒,巨石似乎永远推不到顶,那几乎要压垮他。
他的脚踝隐隐作痛,疼痛如同积压在他心中十几年的感情,让他坚强又难过。
感情几乎是最无用又麻烦的东西,它从他的心中生长,顺着骨血贯穿全身,葱葱郁郁,顺着亮得惊人的冰刀印在永存于他心中的冰面上。它让他在夜里辗转反侧,让他在维克托面前哭得撕心裂肺,难堪而绝望,但也同时也温暖磅礴,让他无惧于滚下的巨石和前路,难过却有力量。

2017-02-17
1 / 4

© 砍树少侠 | Powered by LOFTER